您的位置:首页 > 综合 >

王志文与何冰第一次合作家丑 宁夏电影制片厂负债的历史

来源:搜狐    作者:    2020-10-11 15:48:41

大体上都可以感觉到会爆发的精彩,相信就在我们看预告的时候,这期待感也已经被拉满了吧,那么具体来看看吧。

1993年,宁夏电影制片厂因负债40余万元陷入财政危机。

刚刚凭借影片《杂嘴子》夺得第50届威尼斯电影节“国会议长”金奖的刘苗苗拿下了这个“烫手山芋”,接任宁夏厂厂长,当时她31岁。

为了挽救宁夏厂,刘苗苗融资并导演了故事片《家丑》,开启了宁夏厂的故事片生产之路。

《家丑》由王志文与何冰联手主演,这是他们的第一次合作,也是他们合作过的唯一一部电影。

01、

电影的故事发生在民国时期,20年代的江南古城。

裕和当铺作为一家连锁店,是城中生意最红火的铺面。老板朱华堂是个吝啬鬼,将大大小小的当铺生意牢牢掌握在手中,对待家人却十分抠门。

朱华堂原本有两个儿子,大儿子出国留学时因乘坐的轮船失事,年纪轻轻就走了,只剩下了小儿子朱辉正。

朱辉正,从小被母亲溺爱,是个娇生惯养的败家子,由于父亲管教严厉,他痛恨父亲,专门与父亲对着干。

田七和阿芳是朱家的佣人,从小就被卖到了朱家,两人一起长大,互生情愫。朱辉正虽不正经,却也喜欢阿芳,想娶她,可父母却不同意。

然而令两个年轻人没想到的是,阿芳最后却让朱华堂抢了去。

朱华堂因儿子不孝,打算再生一个儿子来继承家业,于是便决定娶阿芳做妾。朱华堂知道田七对阿芳有意,为安抚田七,他决定让田七掌管库房的钥匙。

阿芳想和田七一起私奔,但面对爱情与事业的选择,田七最终选择放弃阿芳,留下来管理库房,这也让朱辉正很看不起他。

朱辉正清楚只要阿芳替他爹生个儿子,他这个做哥哥的在家里就没了地位,还很有可能会被赶出家门。

为了扭转这不利局势,他想出了最毒的损招,去勾引阿芳。结果很快就跟阿芳勾搭上,还令阿芳怀上了他的孩子。

天真的阿芳知道自己怀了朱辉正的孩子,她怕这件事让朱华堂知道,半夜偷偷跑到朱辉正的房间,逼朱辉正带着她一起私奔。

朱辉正却不肯舍弃这个家底,两人在房间里争执不下,阿芳情急之下抽出了挂在床头的短剑,却错手把自己刺死了。

朱华堂从睡梦中惊醒,赶到时看到阿芳倒在血泊中,一怒之下开枪打伤了朱辉正,却还是让他逃走了。朱辉正从此离开了朱家,他到了省地,很快混进了政界,五年后又回到古城找他爹报仇。

这时候原掌柜谭如秋已经离开了裕和当铺,田七被提拔做了新掌柜,还做了朱华堂的干儿子,把自己的姓名“田七”改成了“朱七”。

但田七依然记恨当年朱华堂抢走了他的阿芳,表面上对朱华堂百依百顺,实际上却早已计划报复朱华堂。

朱辉正找到一个中间人,用一只假玉鬼骗走了朱华堂700块大洋,把朱华堂气得脑充血,进而导致中风,从此行动不便,生活不能自理。

田七见时机已到,也展开了报复行动,他先是诱骗朱辉正来到家里,趁其不备用乱棍将朱辉正打死。

接着田七又抢走了朱华堂珍爱的口塞,命人将它卖掉了,此举令朱华堂身心受到严重打击,再也难以承受,终于带着遗憾离开了这个人世。

田七最终得到了朱家的全副家业,但他却永远失去了自己的真爱,活成了行尸走肉。

02、

电影中的朱家让皮哥联想到了台湾的那部《阳光普照》。

同样是四口之家,同样是有个被家庭寄予厚望,却英年早逝的大儿子,同样有个不争气的,与父亲水火不容的小儿子。

不同的是,朱家人守着一份很大的家业,每个人都为了守住或得到这份家业勾心斗角,拼个你死我活;而《阳光普照》中的阿文一家只是平凡之家,因此到最后阿文和小儿子能够达成和解。

从这一点看,财富有时候不仅不能够带来幸福,相反还会给一个家族带来灾难。

看得最透的阿芳所托非人,身边两个男人都因为欲望不肯与她远走高飞,到最后只能留在这深宅大院中痛苦的死去,是片中最为悲惨的人物。

朱华堂是朱家的一家之主,却是个内心极度扭曲的人,家里每一个人在他的眼里都只是棋子。他对小儿子漠不关心,从未想过要修复父子之间的感情。对待田七表面上看似信任,其实也只是当作可以随意践踏的工具,这是最后反遭田七报复的原因。

小儿子朱辉正从小叛逆,一方面受到母亲的溺爱,一方面又因得不到父亲的肯定而产生逆反的心理,他的所作所为完全是因为缺爱。

朱辉正离开朱家之后,在外面独自闯荡了五年,也成了政界人物,可见其身上亦有长处,只是朱华堂未曾发现。

这对父子的恩恩怨怨最终导致了家族的没落,且朱家的产业到最后也落入了外人田七的手里。

田七为了谋得这份家产可谓费尽心机,就算是尊严和爱情也可以舍弃,因此达到目的之后,对两父子的报复也极其残酷无情。

03、

王志文和何冰年纪相仿,但王志文早在1987年便出道,何冰则是在1993年,两人出演本片时前者已经是老资历,而后者还算是新人。

因此朱辉正这个发挥空间较大的角色给了王志文,而何冰饰演的田七虽然“笑到最后”,其塑造却相对比较简单。

朱辉正这个角色在片中有一个成长的过程,虽然表面上都是乖张的性格,前期在家中做少爷时的形象,和后期五年后出现时的形象却有很大的不同。在家中时是一个纨绔子弟,鬼点子多,却缺乏社会经验,一副败家仔的形象。

而突然被赶出家门,在外面经历过五年的摸爬滚打之后,回到家中时整个人都完全变了一个样子。就如同《基督山伯爵》中越狱归来的爱德蒙·唐泰斯,脸上写满风霜,其言谈举止又多了一层令人捉摸不透的阴险。

当时28岁的王志文虽然还很年轻,却已经能够把握这个人物的性格特点,在片中的表演非常有深度,又很自然,就如同本色演出一般,能看出他的表演功力已经很好。

田七作为一个下人,前期忍辱偷生、逆来顺受,连相爱的人都可以舍弃,被朱辉正骂为父亲跟前的一条狗。

后来做了裕和当铺的掌柜,又表现出谦和谨慎的态度,似乎是人畜无害的好好先生。直到最后掌权,才展露出本来面目。

虽然这个人物的经历同样有前后不同的变化,但在片中着墨较少,并不是作为重点塑造的角色来呈现,也就相对没有太多可发挥的空间。何冰虽然出道仅一年,也有了很多表演的经验,塑造这种角色自然没什么难度。

虽两人出道有先后,但两人在影视圈的发展轨迹差不多,至今都参演了超过80部影视作品,塑造出了很多经典的角色,都是是我们内地最优秀的男演员。

电影在短短99分钟的故事里,讲述了一个家族跨越几十年的恩怨情仇。

阿芳的死令人叹息,朱华堂父子的死令人唏嘘,而田七的冷酷也令人不寒而栗,这一切构成了一幅生动的历史画卷,令观者无不动容。

在整个故事的呈现上,可以看出刘苗苗作为女导演心思的细腻,片中的起承转合都非常注重细节,而主要人物的塑造也非常突出,可以说是一部非常优秀的作品。当年上映后曾获第2届北京大学生电影节的最佳影片奖,也深受全国观众的喜爱。

对于其中的主演来说,感觉这个片也是一个很特别的契机,也呈现给了我们非常不一样的感受,期待感被次次拉满啊。